薪火相傳│沈祖堯離港前寫詩贈門生、陳家亮見盡人性光輝與陰暗

薪火相傳│曾於2003年「沙士」期間站在抗疫前線、中大前校長沈祖堯,去年已離港前往新加坡,接任南洋理工大學醫學院院長及高級副校長職務。中大醫學院院長陳家亮本月4日在Facebook稱在對方離港前夕,曾請求他以書法寫下唐伯虎詩作《桃花庵歌》,並指自己是沈祖堯收的第一個門生,形容當年自己只知道追隨一個值得學習的人,希望能薪火相傳,讓更多人受惠。

陳家亮見盡人性光輝與陰暗

以下為全文:

【桃花庵歌】
桃花塢裏桃花庵,桃花庵下桃花仙。

桃花仙人種桃樹,又折花枝當酒錢。

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還須花下眠。

花前花後日復日,酒醉酒醒年復年。

不願鞠躬車馬前,但願老死花酒間。

車塵馬足貴者趣,酒盞花枝貧者緣。

若將富貴比貧賤,一在平地一在天。

若將貧賤比車馬,他得驅馳我得閒。

世人笑我忒瘋癲,我笑世人看不穿。

記得五陵豪傑墓,無酒無花鋤作田。

以上是明代文學家兼畫家唐寅(唐伯虎)所作的一首七言古詩「桃花庵歌」。當年沈祖堯校長離開香港之前,我再三請求沈校長以此詩寫書法,並掛在我的辦公室留念。

此詩唐寅以桃花仙人自喻,表面上全詩都是充滿了花、笑、酒醉、酒醒等不覊的字眼,但再三咀嚼卻是發人深省。首四句是敍事,詩人自稱是居於桃花塢裏桃花庵中的桃花仙人,以種桃樹賣桃花換酒錢,寥寥幾句話便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一位倜儻灑脱的隱士。

次四句描述了詩人寄情於花與酒。他以花為伴、與酒為友,正如詩人所說:「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還須花下眠」。日復日,年復年,沒有任何改變,我反覆思量,詩人對於前塵往事究竟是放下了還是放不下?

接着四句詩人點出自己做人處世心態,寧願「老死花酒間」也不願「鞠躬車馬前」。權貴「車塵馬足」何等氣派,詩人卻滿足於「酒杯花枝」的淡薄生活。下面四句詩人把富貴與貧賤作出強烈對比,表面上雖是「一在平地一在天」,那些權貴卻小心謹慎、如履薄冰;反而貧者卻活得逍遙自在。

我鍾情這首古詩,詩人以畫面鲜明、旋律豐富的文字點出一種隱世心態。只可惜身處俗世,又何處尋找桃花塢?多年來,我在自己的崗位上見證了不少人性光輝的故事,但同時我也看盡了人性陰暗的另一面;學識、財富、地位往往只是表面上的包裝而已,慶幸自己的摯友大多都是無權無勢的「豬朋狗友」,正所謂「仗義每多屠狗輩」,曹學佺先生的這句話所言非虛。

既然俗世沒有桃花塢,唯有心中築起桃花庵,「世人笑我忒瘋癲,我笑世人看不穿」。

原文刊於: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rof.chankaleung/posts/510926263931666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CUHKMedicine/photos/a.514240978711707/2053851788083944/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