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敬軒 │ 張敬軒自爆曾想輕生、終創作《笑忘書》成功擺脫抑鬱!

張敬軒 │ 對於香港人而言,張敬軒這個名字不會陌生。出道15年的他一直以優美聲線和穩扎的唱功聞名,但更不容忽視的更是他的作曲才華,別看這位每天分享趣事的「早餐界KOL」天天正能量滿分,其實他也有在低谷抑鬱不振的一面,他的一首《笑忘書》、《青春常駐》、《春秋》究竟唱哭過多少人。在近日的演唱會上,軒仔在台上分享,自己抑鬱症最嚴重的時候,正正創作了《笑忘書》。

撰文:肥老虎@Medical Inspire │ 圖片來源:張敬軒@Instagram

張敬軒│張敬軒自爆曾想輕生 終創作《笑忘書》擺脫抑鬱

張敬軒
《笑忘書》收錄於2006年軒仔的首張個人同名專輯

《笑忘書》

《笑忘書》收錄於2006年軒仔的首張個人同名專輯《笑忘書》,由張敬軒親自作曲,林若寧填詞,馮翰銘編曲及監製。他曾在許多演唱會中演繹這首歌,歌曲內容以「成長」作為主調,每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總會遇到錯折和難過,透過歌詞宣洩心中的苦澀,自己心境也轉變了:「沉溺、煩擾、磨折、何苦多講」正正是自身的成長。

張敬軒
軒仔指自己在於2005年發現自己患有抑鬱症

煩惱用個大網將你捕捉

軒仔曾接受吳君如主持的電台節目《嘩!嘩!嘩!打到嚟》訪問,指自己在於2005年發現自己患有抑鬱症。他表示:「是遺傳自爺爺的。最壞情況試過有次回廣州時,以為媽媽和公司同事要罵我,我像瘋子般打破房間內的東西,之後再衝入廚房拿牛肉刀想要衝去斬經理人,媽媽當時嚇得哭起來了。」

張敬軒
在演唱會上,軒仔說自己有想過要結束自己的生命

背負個包袱再跳落大峽谷

在演唱會上,軒仔說自己甚至有想過,要結束自己的生命。當時自己「不紅」、沒有工作,家裏也很複雜,自己每天都背上這些擔子卻又解決不了,所以心裏陰霾着惶恐與不安。他明言,當時自己背肩上的責任很重,重得足以喘不過氣,要賺錢養家同時要承擔起歌迷對他的期望:「我仲有爸爸媽媽、仲有屋企、同埋我仲有我嘅歌迷」。於是在家人的幫助下,他終於正視「抑鬱症」,開始面對那個「很討厭的自己」、看醫生吃藥、在低谷中爬起來重新開始。

張敬軒
直到有天,他覺得自己「不能再依賴藥物了」,於是他嘗試以自己樂觀的心態去面對一切不如意。

張敬軒:我每日要生活、每日要鬥苦捱下去

直到有天,他覺得自己「不能再依賴藥物了」,於是他嘗試以自己樂觀的心態去面對一切不如意的現在。不管是娛樂主持還是新聞主持,有甚麼工作便接甚麼,多難受也要撐着走下去,再難過了便寫歌,最後寫出了《笑忘書》這首名作,成為了樂壇名人之一。軒仔說,那段經歷雖然很困難、很痛苦,卻也非常重要。

張敬軒
「波板糖」是他的童年陰影

三歲的波板糖

軒仔也在演唱會分享歌詞的小故事,《笑忘書》的歌詞最後寫道:「回憶當天三歲的波板糖」,而這根「波板糖」是他的童年陰影。三歲的張敬軒居於廣州,那時他的家境並不富裕。他到訪親戚的家時看到了一根波板糖,由於是第一次看見外國入口的「高級」糖果,因此他很好奇,一直盯著看。結果卻被親戚指責,親戚叮囑他「不要打算能偷」,在說話不流利的年紀連辯駁的機會也沒有,便被蒙上了「想偷竊」的罪名,令三歲的軒仔很難過。這首歌加進了張敬軒抑鬱時期對於人生的掙扎,以及過往的陰影、經歷,透過歌曲宣洩他心中的苦澀。

張敬軒
張敬軒愛香港心切令每一位香港人感動

棉花糖從成長中曾送你愉快天堂

張敬軒愛香港心切令每一位香港人感動,演唱會其中一場中,張敬軒將《笑忘書》最後一句唱成了:「回憶當天三歲的香港」,頓時讓人回想起往日安穩快樂的香港,也就唱哭了不少歌迷。他之後解釋,年幼的他沒來過香港,一直對於繁華的香港有一種期盼。如今或許因為政治因素,令許多香港人起了移民念頭,軒仔寄語香港人:「張敬軒做到,你都可以做到,因為我都係普通人,喺各種痛苦裏面,記住要咬緊牙關」,希望這個城市能夠振作、重回昔日的繁華,香港人也能如往常般快樂。

希望經歷低潮的每一個你,聽聽張敬軒的歌,和大家一起好好生活下去。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