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聯合研究】刺蝟身上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有200年歷史 揭真菌與細菌之間「百年戰爭」

醫學界普遍認為抗生素是由英國微生物學家亞歷山大·費林明(Alexander Fleming)在1928年發現,該發現更大大改善了人類的健康情況。但由於人類濫用抗生素,導致抗藥性細菌出現,成為醫學界未來的一個大問題。不過最近來自英國及丹麥的聯合研究則發現,抗藥性細菌例如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,其實在200多年前已經出現,而且更涉及在刺蝟身上發生的細菌與抗生素之間的「百年戰爭」,相關的研究於1月5日刊登在《自然》(Nature)期刊上。

 

甚麼是「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」?

「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」全稱Methicillin-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(下稱MRSA)。其中Methicillin帶表示抗生素甲氧西林,是最常見的耐藥性抗生素病原體之一。MRSA每年在歐洲就造成大約 17萬宗感染個案。在1960年代,有患者使用青黴素(Penicillin)後發現病情沒有好轉,隨即被醫生發現,金黃葡萄球菌演化出抗藥性。在過去20年,人類大量使用抗生素,導致世界各地都有MRSA的發現報告,例如醫院、社區、農場牲畜等。世界衛生組織(WHO)亦發出警告,MRSA將會為人類未來帶來威脅。而通常賦予金黃葡萄球菌抗藥性的基因有兩組,分別為mecA和mecC,以及mecA-MRSA和mecC-MRSA。

金黃葡萄球菌

 

英國及丹麥的研究人員調查了西歐的刺蝟族群,範圍為奧地利、捷克以西一帶。研究人員後來在牠們身上進行基因測序,發現牠們攜帶著mecC-MRSA這組抗藥性細菌。刺蝟也經常被名為T. erinacei的真菌侵殖, 為了爭奪宿主身上的地盤,這些真菌就分泌出抗生素殺死細菌,細菌為對抗真菌的攻擊,亦開始發展出抗生素的抗性,漸漸演變成MRSA或者其他能夠應付抗生素的耐藥性細菌,而歐洲的刺蝟則多達60%屬於帶菌者。研究人員估計,約有200分之一的人類是透過刺蝟感染MRSA。隨後,研究人員開始追查細菌的發展歷史,發現這種真菌和細菌的「戰爭」,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紀初,換言之,牠們爭奪生存地盤已經有200年,可稱得上是細菌界的「百年戰爭」,比人類第一次發現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還要早100多年。

 

研究人員表示,人類以為是自己過度使用青黴素製造出MRSA,實際上它在自然界存在已久,只是人類接觸它後,再加上濫用抗生素,導致抗藥性細菌加速演化,令問題更早浮現。例如在2011年,歐洲發現乳牛身體中有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,大部分人認為是因為農業使用大量抗生素導致,實際上可能這種抗藥性細菌本身就已經存在。

不過,這不代表要恐懼刺蝟或者細菌,因為人類很少從刺蝟身上直接感染MRSA。科學家反而更希望大家理解,所有生物在共用同一套生態系統,既然抗藥性細菌也是自然演化的一部分,反之而言,應對的方法也可以在自然界中找到,只不過目前抗藥性細菌對人類的威脅迫在眉睫,日後應該如何取得平衡,仍然是一大挑戰。

資料來源:Nature

Text By Medical Inspire 編輯部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