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特殊體質】為何有部分人不受新冠病毒感染? 科學家冀拆解當中謎團

新冠病毒的傳染力強,有部分患者甚至會以一傳十,然而即使身邊人相繼受到感染,為何總有部分人能安然無恙?現時,科學家正研究這類擁有特殊體質的人,希望找出當中原因,以研發出新的治療方法,以保護人類日後免於再受新冠病毒感染。

鼻腔早期免疫反應

英國22歲女子Phoebe Garrett曾經舉辦派對,雖然參與者全部染疫,唯獨她卻倖免。去年3月,她參加世界上首個感染新冠病毒的實驗,包括將活性病毒滴入鼻腔並夾住數小時,然而她既未有出現症狀,亦無檢測出陽性。她事後表示:「我媽媽總說,我們家從不感冒,而我想知道這背後到底有甚麼原因。」

而Phoebe Garrett亦並非唯一一位在實驗中未受感染的人。在34名受試者中,有16人未受感染(即連續兩次PCR檢測呈陽性),其中約一半人在數天後僅驗出低水平病毒量。領導這項研究的倫敦帝國學院(Imperial College London)傳染病學系教授Christopher Chiu指,在他們較早前對其他病毒進行的研究中,已觀察到鼻腔會出現早期免疫反應,以抵抗感染,「綜合相關觀察,顯示病毒與宿主之間會出現排斥,亦防止實驗中部分參與者受到感染。」

舊有病毒引發交叉保護

另外,在第一波疫情期間,倫敦大學學院(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)醫學院研究員Dr. Leo Swadling曾對一組經常接觸感染患者,但從未檢測出陽性或自身產生抗體的醫護人員進行密集監測,經過血液測試後,發現當中約有15%人的T細胞對新冠病毒有反應;這或由於T細胞對先前引致普通感冒的冠狀病毒感染有記憶,並與新的冠狀病毒發生交叉反應,因而保護其免受感染。

季節性冠狀病毒並非產生交叉保護免疫反應的唯一來源。雖然瑞典未有嚴格實行防疫措施,但第一波疫情並無出現大量病例,斯德哥爾摩卡羅琳學院(Karolinska Institute)免疫學家Cecilia Söderberg-Nauclér遂循相關方向研究,而根據其隆德大學(Lund University)的同事Marcus Carlsson所設計的數學模型,顯示出瑞典的感染模式,只能以大部分人具有某種保護免疫力作解釋。

團隊於是進一步搜索現有病毒的蛋白質序列數據庫,最終在H1N1流感的蛋白質中,發現與冠狀病毒棘蛋白(Spike protein)關鍵部分相吻合的「肽」(Peptide,又稱縮氨酸,是介於氨基酸和蛋白質之間的物質),之後更在斯德哥爾摩多達68%的捐血者身上,發現連結這種肽的抗體。這代表,由H1N1流感及相關後續病毒株所引發的免疫反應,可能提供部分對新冠病毒的保護力。

基因缺陷

去年 10 月,紐約洛克菲勒大學(Rockefeller University)人類傳染病遺傳學實驗室教授András Spaan帶領研究,搜尋全球不受新冠病毒感染的人士,且特別對與患者同住同床仍能避免感染的人感興趣。András Spaan說:「例如,前幾天我與一位來自荷蘭的老婦交談,她在第一波疫情期間照顧她的丈夫。丈夫最終被送入深切治療部,但在之前一星期她一直在照顧他,他們同住一個房間,而且未有戴口罩,我們無法解釋為何她無被感染。」

目前已知,在面對人類免疫缺陷病毒(HIV)、瘧疾(malaria)及諾克病毒(norovirus)等疾病時,均曾出現類似的抗病毒能力,而能抵抗的人通常缺乏病原體用以進入細胞的受體;András Spaan表示,很可能在部分人當中,新冠病毒所利用的受體亦存在這樣的缺陷。識別這些基因或有助開發出新的新冠肺炎療法,就像識別出CCR5受體缺陷,並由此開發出HIV新療法一樣。

資料來源:The Guardian

Text by Medical Inspire 醫·思維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